挨拶
张远帆
在承继浮世绘版画传统的基础上,积极地吸收和融合了西洋现代美术的理念和表现要素,日本版画在从近代至现代的发展阶段中完成了脱胎换骨的深刻转变。如同当年法国巴黎万博会上的一次偶然的机遇、让浮世绘版画为西洋美术界打开了认识东方艺术的新窗口那样,1950、60年代日本现代版画家的作品连续在国际性的版画展和美术展上获得奖项和佳绩,也令世界版画界将关注的目光又一次投向这个东方的岛国。

直至今天,现代日本版画家们的作品也仍然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国际画展中。如就外貌的性状而言,它们显然已经与传统浮世绘版画大相庭径,它们的主题、风格倾向、表现手法乃至于技术手段,都远比浮世绘版画更为丰富多样。尽管如此,我们也仍然可以从中读出日本传统文化理念和审美意识在作品中或隐或现的浸润。这种为现代的外壳注入民族文化的灵魂、或曰在今日的土壤中延续文化根脉的辛苦经营颇有建树,对于同样面临由传统形态向着现代转型的课题、同样面临西风渐欲迷人眼的处境的中国版画来说,格外具有借鉴的意义。

由于这些作品在中国展出的机会并不多,我希望这次难得的展览能产生积极的影响。更希望以此为契机,使两国间的版画交流得到持续而深入的发展。
2008年11月7日
中国美术家协会 版画艺术委员会 副主任
中国美术学院 版画系 主任 教授
张 远 帆
三井田盛一郎
 我的短文,将从下列的引用起笔:

“在鲁迅为版画写的文章中,有关“连环图画”的几篇,尤其令人难忘。对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或安藤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这类连续性的系列作品,或可称其为‘没有文字的小说’;若按照一定的脉络上溯和归纳,却正是鲁迅所说的‘连环图画’。读鲁迅的文章可知,无论在中国或是欧洲,都有许多此类的实例。这是一种不必依仗文字的、重要的人际交流方式。”(参见 小野忠重《鲁迅与版画(二) 美术的革命》、《鲁迅选集》第六卷 附录 岩波书店 1964.4)

以上论述,是小野忠重先生对鲁迅先生有关版画的激越言论的引用和诠释。两位先生的论述交错相叠后,却传递出一派温情。明治以后的日本近代版画接受了西洋版画、浮世绘版画、以及由鲁迅先生亲手培育的中国版画的影响,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样态。它们与各种艺术门类相互呼应或相互结合,时而以纯绘画或现代艺术的表情示人,时而又与文学、音乐携手登台。自从以纸为中介媒材的印刷技术在中国诞生后至今,版画已经在很大的程度上融入了艺术表现的领域。然而其作为承载各种信息和价值的印刷媒体的印象,却仍然残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小野忠重先生将浮世绘版画中具有连缀性的出版物,况喻为鲁迅先生所说的“连环图画”,或许就是因为它们都具有版画“共享欢喜和感动”的特色。 有机会通过各个不同年龄段的画家的版画作品,在中国介绍日本版画丰富多彩的艺术魅力,使我深感荣幸。我衷心地期待这次展览,能成为超越语言障碍的、人际交流的重要场所。

2008年11月7日
中日版画文化交流委员会
东京艺术大学版画研究室
准教授  三井田盛一郎